• <wbr id="yewio"><source id="yewio"></source></wbr>

    1. <sub id="yewio"></sub>

      <sub id="yewio"><table id="yewio"><div id="yewio"></div></table></sub>

      一棵樹的核工業記憶

        

      發布時間:2021-03-15 信息來源:默認部門

        

        核工業基地里的樹,常常是在基地初建時種下的。數十年如一日地守護著,增一抹綠色,也做一份見證。

        一棵在包頭的戈壁灘,頂著漫天的風沙迎來了第一批202人;一棵在祖國西南深處的荒山頭,陪伴909基地的科技人員走過白手起家的攻堅歲月;一棵在天山,在綠色礦山建設時種下;一棵在衡陽,一棵在海南……

        一棵樹,一棵樹彼此孤離地兀立著風與空氣告訴著他們的距離訴說著核工業建設遍布川南塞北,大河上下

        但是在泥土之下他們的根伸長著在看不見的深處鐫刻著核工業人情發一心的核鑄強國夢的印記

        

        “60多年前,我們來到這里的時候,看到的只有一棵樹,還不知是什么人種下的……還有一口枯井,風沙最大的時候伸手不見五指,帳篷里吃飯都得用手捂住碗,不然沙子就會被吹到碗里?!被貞浧疬^去,1958年到廠的于憲德老人對建廠初期時的場景記憶猶新。

        在這種環境下,第一批建設者們邊搞科研、邊建設廠房。大家肩扛手拉把鋼筋沙子扛到廠區建設廠房,在簡易的倉庫里進行科研攻關,并按期為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試制出了關鍵部件。在研制“兩彈一星”過程中逐漸建立起來的二O二廠,也成為我國完整核工業體系中的重要一環。

        看到二O二廠現在的發展,老人們總會嘴角上揚地念叨著:“看看現在,到了春天,能開出十里桃花?!睆囊豢脴?,到幾千棵、幾萬棵樹,再到一眼望不到邊的楊樹林、松樹林,63年來,在這片土地上,中核北方人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每每春天降至,這方土地上就會花團錦簇、綠樹成蔭。(中核北方 林麗圓)

        

        909基地在民間也被稱為“香樟樹之地”,因為在基地范圍內種植了大量的香樟樹,這些香樟樹基本都是在核動力院建院初期種植下的,經過50余年的成長,如今已是參天大樹。尤其是我國核潛艇第一任總設計師彭士祿舊居前的需兩人合抱才能抱住的那棵,筆直的主干上分了三個分枝,人有笑稱這棵樹為“三叉戟”。

        初種下它,只因剛開荒修建的山頭指揮部和指揮部工作人員居所光禿禿的,居住山頭參加第一代核潛艇陸上模式堆建設的科技人員為增添一抹綠意將它種下。從此這棵香樟樹扎根在彭士祿舊居前。它看著上世紀60年代物質貧乏,參加中國第一代核潛艇陸上模式堆的科研人員、工人們住的是自已用石頭、泥土修建的“干打壘”,喝的是池塘水,吃的是野菜干糧,卻仍就干勁十足,從零開始,邊學邊干,日以續夜,潛心科研,只為了新中國不懼外國列強,實現毛主席的錚錚誓言“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才有了1970年的陸上模式堆“滿功率”和核潛艇的成功下水。

        它看著老一輩核動力院人堅守在核動力的研發前沿,設計建造了“亞洲第一,世界第三”的高通量工程試驗堆。

        它看著核動力院人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抓住機遇,從中標秦山二期電站開始,攻艱克難,開拓創新,到如今的華龍一號……

        而它在909基地這個“雷擊區”經歷著風雨雷電的“考驗”,它的同伴有的被大風連根拔起,有的被雷電擊中,將自已的根系深扎大地,努力吸收養份,奮力生長,如今長成了樹干直徑約1.2米,高約三、四十米的參天大樹,而它也將繼續見證著核動力事業的蓬勃發展,蒸蒸日上。(核動力院 張貴蘭)

        

        天山鈾業公司七三九廠職工健身公園中的這片小樹林,是在2012年的綠色礦山建設時種下的。當年的小樹,都已茁壯成長起來,站在遠處打眼望去,中間是筆直整潔的文化長廊,兩邊是層疊葉屏的斑駁交錯。在這漫山遍野的野草野花中,野外工作者正在努力地揮灑汗水;在這遠離城市喧囂的山腳下,生產建設也正進行得如火如荼。

        前不久,有退休老員工重返廠隊參觀交流,給年輕一代講述廠隊成立之初的創業故事。以前的那些人和事就從老一代的口中,一個個活靈活現地出現在眼前??诳谙嗍诘暮斯I精神,代代相傳的鈾礦人作風,就這樣在老一代和新一代之間得到傳承。我們今天揮灑汗水的每一寸土地,都記載著一個個難忘的故事,這小公園的故事也許以后也會有人講,就在這片那時已是參天大樹的郁郁蔥蔥下。(天山鈾業七三九廠 韓潔)

        

        在二七二鈾業生活區有一棵大樟樹。老核工說,這是建廠時與他們同成長的樹。

        當年,在樟樹旁他們談論家長里短、其樂融融;他們開展政治學習、傳授技藝;他們組織文體活動,趣味重重;在這里,他們穿著草鞋起步,建設中國第一座鈾水冶廠。

        他們說,大樟樹是歷史的見證者,它見證了這片土地從一片荒蕪到欣欣向榮;它見證了二七二的創業、成長和發展,見證了一代代二七二人的努力、奉獻和奮斗。

        如今,大樟樹已經陪伴我們走過了60余年,它仍然傲然挺立,默默地傾聽著新時代核工業故事。

       ?。ǘ叨櫂I 何中華)

        

        海南島種植芒果的歷史悠久,海南昌江被稱“芒果之鄉”,一千年以前,昌江就開始了人工種植芒果的歷史。每個來到海南核電的人,都會對整齊排列在生活區食堂、保衛樓、足球場邊上的芒果樹印象頗深。

        初春繁花似海,初夏碩果累累,秋冬低調堅韌,每一個季節,他們都用特有的風采裝點著廠區。

        海南核電不只是一個電廠,更是一個植物的樂園,除了芒果,這里還有蓮霧、黃陂、木棉、三角梅等等,一年四季花香不斷。這些植物有的是引進的,更有很多是在項目建設的過程中保留下來的,施工期間臨時“搬家”到別處,現場條件具備,馬上就讓他們“回歸故土”,繼續守護這片土地?! 。êD虾穗?徐丹 攝影 徐丹 劉玄)

      種一棵樹吧

      種下一棵樹

      就是種下生活的詩意

      留一份匠人之心

      專注于綠色的事業

      植一片生態

      凈一方空氣

      讓綠色鋪滿征途

        (策劃 | 蔡皛磊 盛安陵 連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